首页  >  新闻中心  >  航天人物 > 正文

【党员话初心】老物件的见证

发布时间:2021-07-12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

陈斌,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带头人,他有一个“手上全是功夫”的钳工团队。对钳工的第一印象是,寡言少语却笑及眼底的面容,黝黑粗糙却精巧有力的手掌,伴着机械运作的喧嚣和内心的安宁,凝神于手中每一个刮、锉、削、钻的细致动作,专注于跟“老物件”如臂使指的默契配合。老物件的每一处凹陷、划痕,是人与物的磨合,也是意志战胜岁月的见证。

2002年,陈斌第一次参加集团公司职业技能大赛就斩获名次,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相信了自己。正如自己常使用的游标卡尺,测量的尺寸有上限和下限,那自己呢?绝不能禁锢自己。他紧握三角刮刀在卡尺盒上刻下十个字——小小卡尺,量出精彩人生。正是他对自己的不设限,因此才有无限可能。

卡尺虽小,心却很大。老一辈教育的方法唯有二字——苦练。“少说话多做事”“刀不磨生锈,人不学落后”,这些教会了陈斌——“天地之大,万物之多,只盯着手中的一样活,一件事”。

量是动词,代表着操作中的测量步骤,更代表着人生中的丈量定位。

马明星,年纪虽小,却是陈斌徒弟中的大师兄,陈斌将从师傅那里传来的“群钻卡片”交付于他。1974年出版的卡片被马明星置于视线右上方,少则3天,多则2个周就做出一种型号,2年时间耗费了200多根钻头,他才成功脱稿。可他并不满足,开始对难度最高的“钻薄板”群钻进行探索。经过反复的研究,他想到采用压缩空气加医药针头,解决铝屑残留问题;通过套筒与摇机的结合,缩短攻螺纹的时间;盒子+水+海绵的组合,缓冲15公斤气压的压力,避免零件在机床壁碰撞变形......一例例岗位改善,让我们看到了他的钻劲。

钻意味着一旦开始,就只能是一个方向,但却有不同的深度和广度。

89年进厂的马勇,开始了第一个任务,一根15厘米长的圆形铁棒,依靠一张图纸,几样简单的工具,两个星期,一把漂亮的榔头诞生了,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锉刀。

现在榔头贴着泛黑的胶带,敲打整形着零件,而锉刀因为极易损耗,换了一套又一套。新的锉刀到手,马勇就会根据习惯,将锉刀的各个角或面进行调整,直角变平面,平面变斜角,以应对不同加工需求。马勇珍视榔头,他相信榔头是他的起点;马勇改良锉刀,他坚信锉刀能锉出他的人生

锉在往复之间,只要掌握着来向和起点,注定是一场有归途的征战。

李林从技工学校毕业后就来到4车间实习,师傅的5个弟子,只有他留了下来。师父馈赠的手虎钳,重达20斤,在他外出参加的十几趟比赛中,哪怕乘坐绿皮火车,行囊里也少不了这物件。李林想到对手虎钳开凹槽来替代等高垫铁,合二为一、化繁为简。最近他废物利用,折断丝锥改制“猪蹄”状刮刀,不讲花招只讲实用。

李林认为工具是手艺的试金石,倾注就会反馈在工具和手感上,十年方见真章,而他用了25年。李林用勤,更用“情”,25年来每年都要前往师傅家中探望。

钳的使命是固定约束,却能根据需求松紧开合,以变应变却不忘初衷。

一事精致,足以动人。陈斌和他的团队,敦本务实与锲而不舍,经由择一事终一生的生动实践,深埋于这个群体的精神世界。在这些老物件上,我们窥见历史岁月的印迹,看见一个群体的精神气质。

这支团队在疫情期间,面对公司的“军令状”,第一时间组建了“党员突击队”,在10多天里没日没夜地埋头苦干,毫无怨言,凭借精湛的技艺和过硬的作风,最终仅用原定计划一半的时间,完成了22项近1700件零件的返修任务,合格率达100%;在某协外配套任务中,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突击完成对某框架零件的手工加工修整......

陈斌大师工作室的成员们,双手粗糙犹如砂纸,却凭借精湛的技艺、娴熟的手法、锃亮的老物件,把产品做成一个个精美的艺术品。他们秉持用工匠的情怀育人,用匠心的精神做事,精心耕耘好那方属于他们的天地。

(电科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