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正文

【身边人 身边事】毫厘间游走 铁骨上添花

发布时间:2018-09-10   

——记省职业技能大赛钳工组第一名陆光文

犹如战役一场,角声阵阵秒表飞跑,金戈铁马的战士将锉刀作刃、百分表作盾开始了角逐,他眼眸里坚毅的光在毫厘间计量,游走的锉刀诉说着长夜漫漫里的幕幕磨砺……5小时,他手工锉出的零件是赛场上精密度最高的,击败了来自全省各大企业的68名钳工选手夺得贵州省职业技能大赛钳工组冠军,其中不乏老资历,而他只是一名“90后”。

初生牛犊不怕“苦”

2012年学习机床控制的陆光文进入航天风华当起了“钳工”。“学徒三年”“挑担三年”一些同伴离开了,笃定信念留下来的他成了专啃硬骨头的“牛犊”。学徒时,师傅递给他一块铁削,让他从打磨开始练基本功,毫无钳工基础的他便沉浸在铁块的世界里埋头苦练,势必要将这“铁杵磨成针”。经常独自在车间里琢磨专研到深夜,夏天一身湿、冬天汗一身习以为常,手磨出了泡、锤伤出了血、腰间盘也闹凸出了,对他而言都不足挂齿,最难的是“熬心”。慢慢地,看图、划线、打孔攻丝、挫配、修模尺寸等钳工的必备技能都了然于胸、操作自如,终于能给师傅打下手了。

几年来,攻过成千上万的孔,加工件不计其数。他是师傅眼里的“好小伙”,师徒的配合最为默契;车间里有难度的钳工任务基本由他们完成。遇到急难件或产品研制时首件鉴定,师徒二人时常通宵达旦,累了眯一会、困了跑一会保持清醒,“困难”从不说出口。

见他五官周正、双手白皙,一定也是某位母亲的爱子吧,我不禁问“为何背离专业,选择干厂里又苦又脏又累的钳工?”。“当时因我长得壮,钳工劳动强度大,操作时常会搬运笨重的零件,根据公司发展需要服从分配”听他娓娓道来似乎阴差阳错,其实是明知改变不了环境,选择了改变自己的大智若愚。

替补逆袭夺第一

比赛前一周,参赛选手中临时出现空缺名额,工会主席找到了这名替补的无名小卒。在四人团队中他的资历最低,因此培训期间他倍加努力。生产工作并不会因参赛而为他减免,每天加班完成本职工作后,便摆出自己的工量具开始训练,一练就是五六个小时,猛然发现已夜深人静,只剩他独自在空荡的车间。在拿到样题的瞬间让人傻眼,加工要求严苛,尺寸公差控制在±0.01mm(相当于普通纸的1\10厚),用普通机床都很难保证,却要用手工锉出,加之赛程时间有所缩减,可谓难上加难。他快速研究分析,梳理优化工艺,采用了打百分表的方式对零件进行加工,娴熟精湛的技术使得他的零件脱颖而出。

说起冠军,陆光文腼腆的微微一笑,这笑容仿佛涤净了六年来的苦与累。

钳工很牛,敢把鸡蛋碰“钻”头

某型号的导引头是型号的关键部位,该零件上的孔繁多、材料硬、易变形;孔的相对位置、尺寸、精度等要求高,其中一个差之毫厘便谬以千里,直接影响零件质量甚至报废,这种精密的工作是机器和普通钳工无法完成的,人手的稳定性、眼的观察力和心理素质都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在某次十院技能交流中,见识了“鸡蛋碰钻头”的厉害,他用钻头将蛋壳和蛋膜剥离开来,蛋壳表面是不规则圆弧形,要求每一个点对应的钻头高低位置都不同,那是能工巧匠才能达到的水准。为了钻孔攻丝能够练就稳、准、精、间隙配合丝毫不差的功夫,他便尝试这种分离,挑战自己的手和心的高度配合。多番练习下,现在车间里这样的中介机匣加工,他已经独立完成了30余个。

多年来,“努力”让他退去了稚嫩,遇事能处之泰然;也练就了精湛的技能、冷静沉稳的心境;运用技能和智慧为他引以为傲的航天事业贡献微薄之力。

一块冰冷的金属胚,通过他双手赋予的温度和技艺,充满了艺术与价值。陆光文说,此刻的自己不在因“壮”适合干钳工,是因“喜欢”而干钳工。仿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找到一束光,“喜欢”是他的“希望”,一步一脚印踏实地沿着这份希望向前走,期待着未来能用脚步丈量这世界的尺寸……

殷静/文 李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