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正文

【奋战三季度】“码农”:一个只有“0”和“1”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1-07-27   

——航天电科软件开发设计师侧记

 

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每个产品都会有两到三个软件以增强产品的安全和可靠性,产品安全系统逐步迈入了全电子时代。

作为航天电科某产品安全系统的软件开发设计师,他们始终保持着软件模块化的思路,不断研究软件代码可读性,不断研究固化代码方法。因为每天大部分时间埋头在电脑桌面前敲着代码,他们喜欢自诩为“码农”。特别是随着航天电科协外配套产品种类的逐渐增多,这群“码农”负“重”前行,不断自我更新、拼命修复一个又一个“bug”,在一连串数字代码世界里,勤奋“耕耘”,用仅有的“0”和“1”不断推动着航天电科产品安全系统的电子化进程。

耕第一层“犁”

 

2019年9月,航天电科以某型号多点起爆全电子产品研制市场需求为契机,在原专业产品的技术基础上,决定拓宽公司专业配套面,恳建公司全电子产品研制“第一犁”。

“当时,国内全电子定型产品较少,对公司来说是一个较新的专业技术领域。特别是根据项目设计要求,需完成具有高可靠性远程固件升级,才能将系统软件快速升级。这项目技术对公司当时的设计师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谈起当初启动该项目的情景,航天电科项目负责人依然记忆犹新。

为了保证项目的顺利开展,航天电科加大资金投入,以产学研与外部单位联合形式进行攻关,并抽调5名软件专业技术人员成立研制组。因为当时公司没有任何可借鉴先例,对于项目组成员来说,完全就是“小白”状态,研制压力非常大,但这群设计师们并没有退缩,反而迎难而上。白天,他们将大部分时间徘徊在试验室,不断试验验证晚上,他们选择与几台冷冰冰的电脑、仪器设备作伴。在多少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们汇集在一起,在产品的科研路上爬坡过坎,一路磕磕碰碰却勇敢向前。

育第一根“苗”

“育苗”研制过程曲折而漫长,需要经过方案论证、初样阶段、试样阶段、定型阶段四个阶段。在以往的远程固件升级研究中,需将国外生产的FPGA加双FLASH实现,在研制过程中,存在断电会引起整个软件固化流程混乱,导致后续远程固化升级不能再次执行的缺陷。

为了解决这个“bug”问题,这群80后、90后的“码农”们采取“白加黑”、“5+2”的工作模式,以“人停测试软件不停”的工作方法,连续不断地仿真试验。2020年6月,这群“码农”尝试着用一种基于某序号总线通信,双区乒乓存储技术,并不断进行仿真实现。2021年3月,他们依旧一如既往地再次将FPGA软件烧录完成后,读取PLASH中的数据,并继续与原FPGA软件文件全文进行对比。

“等同”。最终,页面的提示代表着该方案的成功实施!

数据显示,项目组已实现了有高可靠性远程固件升级的处理。在远程固件升级过程中如果出现异常情况后,可断电重启再次进行远程固件升级,有效避免缺陷,且更加经济。解决了长久以来难以攻克的技术难题,本该欢呼雀跃的他们,脸上却没有呈现多大涟漪,他们表情依然很淡定,手里依旧不停地敲着代码……

割第一束“穗”

2020年,随着航天电科研制能力的不断提升,已经基本掌握了总体设计、传感器、信号处理等10来项全电子产品的技术。

为了适应市场需求,航天电科进一步提高配套层级,联合外部资源扩大产能,巩固了传统精密加工业务;完成电装厂房环境与智能化产线建设,初步建成军工一流电装与检测能力……随着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夯实,今年已累计获订单5000余万元。该产品已经配套涉及多个领域,与多家单位达成研制合作。

目前,航天电科的“码农”们一个至少身兼三个项目以上的研制设计工作。他们都会将自己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经验不断分享给其他软件开发设计师,有效避免了一些技术难题重复攻关和耗时较长的问题,大大缩短了软件开发时间。在这个只有“0”和“1”的世界里,他们不断提高自身专业技术水平,不断提高自身能力以适应新形势下的变化,为公司初步建成国内一流企业贡献一份独有的力量。

 (/任宇 鲁庆敏 /周志东)